欢迎访问

地方资讯

佩斯卡玛事件:24年前的渔轮惨案7名韩国海员一

2021-10-17    

  小伙装成“乞丐”去相亲被24位女生集体拒绝揭秘加缪在《堕落》中写道:“有多少罪行,之所以犯下,仅仅是因为犯罪者不愿意认错。”的确,现实社会中似乎有无数案例,都在致力于证明这个道理。比如在24年前,在韩国的一艘远洋渔船上发生的一起恶性案件。这桩旧案如同惊悚电影般阴暗,整个案件经历看完后让人难受到无法呼吸。

  韩国的远洋渔业曾经是韩国工业化早期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,当时韩国的海洋类高校备受追捧。随着韩国工业发展远洋渔业的光环逐渐散去,韩国对于这方面的需求却没有减少,反而还在增加,但是由于工作过于艰苦,许多韩国人根本不再愿意从事船员等一些普通职位。此时大量外籍劳工开始加入韩国的远洋渔业,这些外籍劳工在韩国的远洋渔轮上所遭受的待遇却令人无法忍受,最终导致了一桩惨案。

  1996年,7名我国朝鲜族的船员加入了韩国的一艘远洋渔船“佩斯卡玛”号。在上船前,这7位船员都向佩斯卡玛号所属的韩国太阳公司上交了2万元人民币押金。如果他们没有在船上干满两年就自行离开,那么这2万元的押金将不予退回。佩斯卡玛号上共有25人,除了全在千等7人之外,还有7名韩国船员、10名印尼船员。我国船员们上船以后,发现印尼人虽然语言不通,习惯不同,但是却相处愉快,大家互相尊重,相安无事。

  1996年6月16日,佩斯卡玛号启航开赴太平洋中部,几名从未有过捕鱼经验的新水手很快便出现了严重的晕船。每个人上吐下泻,无法入睡。但是他们得到的并不是关怀与同情,而是斥责与怒骂。第二天凌晨,一位韩国船员一边怒骂,一边催促着这些人到甲板上开始学习绑鱼绳。第三天,韩国人开始打人了。

  韩国人对船员们的殴打越来越严重,从巴掌、拳头开始发展到用木棍、铁棍。至于斥骂侮辱,更是随时随地都在发生。每一天都在有人被殴打致流血,船员们忍了10多天,实在觉得难以忍受,便写了一封信,试图与船长崔基泽沟通。

  但是这封信还没来得及转交上,就发生了剧烈的冲突。6月27日,韩国人对船员的殴打变本加厉,甚至开始用铁管抽向一名船员的头部,这名船员怕自己被活活打死,终于开始反抗。船员们站到了一边开始与韩国人对峙,在全在千和大副李仁锡的阻止下,终于没有发展为群殴。

  在那之后,韩国人的确是不再打人了,但是他们的休息时间却被无限缩减,每天的工作时间几乎都在18个小时以上。几人咬着牙坚持了一个月,他们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要不然连命都会丢掉。7月30日,7个我国船员中的6人再次向崔基泽提出要下船,押金也不要了。这一次船长同意了,但是他有一个条件,他要船员们写下一份保证书,说明是他们主动要求下船回家,而不是因为被打被骂。为了尽早离开这艘船,几人都同意了,他们在一份下船保证书上签名按手印。

  崔基泽拿到这份保证书后立马翻脸,他告诉6人,船即将开往西萨摩亚,而这6个人将会因为手持凶器伤害船长并拒绝执行工作安排,被关押在西萨摩亚三个月。期间所有的费用都要由这6人自行负责,如果没钱支付的话,他们将会一直坐牢。

  此后不管我国船员怎么求情,崔基泽都没有改变主意,船只笔直地开往西萨摩亚。8月1日晚上,几个人借酒浇愁,连日来的惊恐委屈愤怒,在酒精的催化下一发不可收拾。 几人借口有事将崔基泽引出舱房乱刀杀死并扔进海中,随后他们杀死了6个韩国人,只有一直以来对他们比较友善的李仁锡被绑起来,没有杀死。有三名印尼人被惊醒,目睹他们将最后一个人杀死并扔进海中,为了让这三名印尼人成为同犯,全在千等人逼迫他们杀死了一个韩国实习船员。

  随后他们将那一个一直在讨好韩国人的我国船员与剩下的4名印尼人一同关进了冻库,试图将他们冻死。在几人看来,零下45度的低温很快就会令他们送命,这种死亡方式没什么痛苦,但是船上的冻库出了问题,温度只能保持在0度左右,这4个人在冻库里待了4天却没有死去。最后全在千等人依然将这4人拖出扔下了海。至此,全在千他们一共杀死了11个人。

  全在千等人认为,只有将佩斯卡玛号开向日本,才能寻求一线生机,但是,李仁熙和另外三名印尼船员却抓住机会将6个人关了起来,然后迅速向日本当地报案。没过多久,日本的军舰赶来抓住了全在千等6人,然后全部遣送到韩国。

  此案一经曝光,便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韩国媒体称这些人为“冷血杀手”、“海盗行为”,我国船员的对于被虐待的控诉和自我辩解完全被忽视,韩国媒体对此只字不提。最终这6名我国船员在一审中被判处死刑,但此时一位人权律师站了出来,他为这6名船员辩护,媒体称他为叛徒。

  这位律师就是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,他经过详细的调查,公布了我国船员备受虐待和逼迫的真相,同时还找出了崔基泽以前殴打船员致重伤的前科。韩国的舆论开始扭转,开始同情起了这6名船员。此案二审改判为全在千死刑,另外5人无期徒刑。全在千主动承担了主谋的责任,但最终在文在寅的努力下全在千得到特赦,被转为无期徒刑。到现在,全在千等6人依然在韩国服刑。《圣经·旧约》有言:“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”2016年7月,在韩国的远洋渔船广贤号上,发生了一件类似的事,这一次是越南籍船员杀死了韩国船长,主犯被判无期徒刑。

  一位韩国海洋大学的教授感叹,从24年前的佩斯卡玛号事件到2016年的广贤号事件,韩国人唯一的变化就是——不再雇佣语言相通的朝鲜族外籍劳工,而是改为雇佣来自越南、老挝等国家的劳工。除此之外,大概这些韩国船长们也不会有更大的变化了。